东条英机绞刑前留下遗训:一切不语!他死后,子女过得怎么样?

浏览:659   发布时间: 08月16日

8月15日,是抗日战争胜利的纪念日子。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七十六年了,但对于中国人来说,这却是一段不能忘却的历史。

对曾发动战争的战争狂人,被称为是“剃刀将军”的东条英机在战后被审判。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这个手中沾满无数人鲜血的恶魔,甚至在绞刑架前瑟瑟发抖,尽显怯懦本质。

临死前,东条英机给自己的儿女留下一则遗言,这也成为东条家的家训。但让东条英机没有预想到的是,他的这则遗训,却在孙辈被破坏掉了。

东条英机出生于1884年,父亲名为东条英教,而东条英教是日本陆军大学出身的高级军官,曾参与过甲午中日战争。正是因为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中,对东条英机人生道路的选择产生重要的影响。

在20世纪初的日本社会,尤其是军人家庭,男孩大多都是要继承家族事业的。东条英机,也一直被父亲东条英教寄予厚望。

东条英教一直以武士的标准从小要求儿子,但东条英机自幼十分顽劣,粗暴的东条英教往往都是以棍棒招呼,对儿子十分严厉。有着这样的家庭背景和教育经历,东条英机注定只会是一个狂热的战争贩子。

在青年时代,东条英机的远房表妹伊藤胜子因为要在东京上大学,所以来到东条英机家寄居。

但没想到,两人朝夕相处,东条英机和伊藤胜子居然相恋了。对于这件事,东条英机的父亲东条英教是反对的,但伊藤胜子站出来表示自己愿意嫁给东条英机。于是,这对表兄妹成了夫妻。

婚后,伊藤胜子改名东条胜子,她甚至还放弃了自己的学业,一心在家照顾公婆,让东条英机专心在陆军大学读书,充当起一个“贤内助”的角色。

东条胜子一共为东条英机生下了三个儿子和四个女儿,分别是东条英隆、东条辉雄、东条敏夫、东条光枝、东条满喜枝、东条幸枝和东条君枝。

虽然家庭还算比较美满,但年过半百的东条英机在日本军界仍是不温不火,直到1935年,东条英机因出任关东军宪兵司令,靠着攻打我国南口镇屠杀成千上万中国军民的“功劳”,才逐渐在日本军界崭露头角。

此后,东条英机一步步爬上日本权力的最高层,东条家族也迎来最“显赫”的时期。这一时期,就连一直在家相夫教子的东条胜子也从家庭走上前台,做起了妇女协会会长,此协会是带有国防性质的。

后来调回日本就职的东条英机,还参与提出了著名昭著的“大东亚共荣圈”理论,对东亚和东南亚地区进行了疯狂掠夺。

1941年10月,东条英机在扳倒近卫文磨后,成为日本首相。上任首相的东条英机更是疯狂揽权,集陆相、内相、文部相、参谋总长等诸多大权于一身,一时间风光无两。

而也就是在他上台两个月后,日本军队实施了偷袭珍珠港的计划,这一疯狂的计划,让日本多条战线作战,为日本帝国主义的失败奏响了前奏。

在1944年的7月份,美军攻克塞班岛。日本军国主义者鼓吹的“绝对国防圈”就此崩溃,美国军队的轰炸机从此可以直接威胁日本本土。在这样一种形势下,东条英机被迫辞职。

在东条英机辞职一年后,随着日本天皇发布诏书,日本帝国主义者称霸世界的迷梦终于成为泡影。等到麦克阿瑟率领美军踏足日本本土,东条英机的末日也来临了。

珍珠港事件正是东条英机在任时期发生的,他也理所当然成为美国必然要揪出来审判的对象,被列为了头号战犯。麦克阿瑟是在九月八号到达东京的,而在两天后,他就让人拟定出一份以东条英机为榜首的四十人战犯名单,派遣宪兵实施抓捕。

九月十一日的中午,三辆吉普停在了东条英机的家门口,里面坐着几名美国记者。看到这一幕,东条英机已经知道自己在劫难逃。东条英机随即将妻子东条胜子喊过来,让她带着佣人躲到邻居家里去,东条胜子于是去了铃木家。铃木是东条英机的保健医生,就住在东条家附近,东条胜子在铃木家可以看到自己家里的情况。

下午一点钟,围过来的吉普车越来越多了,更有不少美国大兵徘徊在周围。直到下午四点钟,保尔·克劳斯上校带着美国宪兵乘车到来,已经包围了住宅的美军士兵这才上前敲门。

此时,东条英机从二楼的窗户里探出头来,对着美军问:“你们有逮捕证吗?”一个美国士兵对他晃了晃手里的证件。

在看到证件的那一刻,东条英机沉默良久,然后才说:“那好,我这就去开门。”

这之后的下午4:17分,正在铃木医生家花园里的东条胜子听到自家传来一声枪响,她当即跪倒在地,口里不停念叨着佛经。东条胜子知道发生了什么,她只想通过祈祷,希望能够减轻丈夫的痛苦。

原来,早在日本投降的当天,当一众法西斯分子在广播里听到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时候,包括陆军大臣阿南惟几、文部大臣桥田邦彦、军事参议官筱冢义男等十多人,纷纷自杀身亡。

彼时的东条英机已经意识到,作为开战时期首相的他,也是在劫难逃。于是,东条英机也萌生了自杀的想法。

这之后,东条英机开始安排后事,他把两个小女儿送到妻子的老家九州,然后自己花了三天时间在家偷偷焚烧文件和笔记。东条英机还写了一张遗书,并特意请历史学家进行了修改。

在此期间,东条英机收到了很多信件,基本都是日本平民寄过来的,咒骂东条英机。一个妇女在信中写道:“我的丈夫、儿子战死了。而你呢?三个儿子一个都没有死!你应该切腹自杀,向国民谢罪!”

此时,就连东条英机的儿子东条辉雄都对他说:“让我们自杀吧!”

但是,东条英机不愿意切腹自杀,他没有这份勇气。他找来了保健医生铃木,让他用墨水在自己的胸口画了一个圈,标明心脏的位置。

此后的每一天,他就这样一直等待着,如果墨迹在洗澡的时候被冲掉了,自己再补上去。直到美军的宪兵找上门来,东条英机用一把美制柯尔柏手枪朝着自己胸膛打了一枪。

当保尔·克劳斯上校带人冲进屋子的时候,只看到东条英机胸口朝着房门,依靠在安乐椅上,正在痛苦地挣扎。

见此情景,美军士兵赶紧喊来急救人员,对东条英机进行抢救。重伤中的东条英机即便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力气,还是挣扎着用微弱的语气说了如下段话:“大东亚战争是正当的,是正义的。我对不起我国和大东亚各国所有民族。我不愿在征服者的法庭上受审,我等待着历史的公正裁决!”

最后时刻,这个冥顽不灵的法西斯分子还在恬不知耻的说自己代表正义,殊不知他死一万次都不足以赎其罪于万一,只有遗臭万年的份,哪里敢奢望所谓公正裁决。

东条英机最终被救活了,那颗子弹射偏了,没能终结这个魔鬼。至于东条英机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自杀,为什么不向着脑袋开枪,以确保万无一失,他自己是这样说的:“我没有朝脑袋上开枪,因为我要让人们认出我的容貌,知道我已经死了。”

不过,东条英机自杀失败,也是一件好事,正如一位曾给东条英机输血的美军士兵所说:“我之所以这么做,就是不想让他这么痛快就死了,他还没有接受审判,那太便宜他了。”

而东条英机自杀未遂的新闻,很快见诸报端,引起一片嘲笑与指责的声音。在这之后,东条英机与其他战犯一起,都被关到了监狱里,等候着正义的审判。

取证和调查的过程非常漫长,东条英机因此在监狱里被关了三年之久。在此期间,远东军事法庭所设立的五十五个罪名中,东条英机一个人就占了五十四项,但他却丝毫没有认罪的态度。

正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段话一样,他始终坚持自己无罪,还聘请了律师为自己辩护,力求洗脱罪名。

1946年的5月3日,是东条英机第一次接受法庭庭审。作为日本最大战犯之一,他的出庭吸引来无数的记者围观,身材矮小的东条英机被包围在记者和宪兵中,全然不复曾经“现世神”的神气,显得猥琐可笑。

1947年的9月10日,是被告辩护阶段,更是吸引了无数人围观,大家都想听听这个恶魔是怎么为自己辩解的。东条英机在律师帮助下,准备了二十万字的辩护词,然后在庭审现场进行了宣读。

关于他的辩护词,当然满纸通篇都是在美化侵略战争,自我包装为进行自卫战争的正义者。

东条英机无耻、无赖和狡猾的“剃刀风格”,甚至激怒了法庭的法官,被法官视为不共戴天的仇敌,这在甲级战犯中还真就只有他一个有此待遇。

但不管他怎么抵赖,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最终还是认定了他的罪名成立,东条英机被判处绞刑。在听到判决结果的那一刻,东条英机神情麻木,他咧嘴苦笑了一下,随即摘下了耳机,带着惨淡的神情向着审判席扫视一周,似乎是在寻找家人。

事实上,关于东条英机的最后审判,绞刑的结果来之不易。因为参与审判的十一位法官来自不同国家,有的国家已经废除了死刑,因此对死刑判决十分抵触。

另外,诸如印度,因为宗教的因素,竟然主张以宽容的态度对待战犯,甚至要求将战犯无罪释放。最终,法庭是以六票对五票通过了对东条英机的死刑判决。

在生命的最后时间里,东条英机居然对佛教表现出了极度地虔诚,以至于别人叫他“小和尚”。在监狱中,有一个名为花山信胜的博士,是监狱的教诲师,两人来往密切。

在临刑前几天,东条英机还对花山信胜说:“我的躯体即将化为日本的土壤,我的死不仅能谢国人,也是为了和平重建日本的一个行动......我也该死了,死后升到极乐世界,也是可喜的。”

在1948年12月21日晚上十点钟,东条英机等七人在监狱中被宣告,他们将于12月23日00:01分被执行死刑。然后,宪兵问他们:“还有什么要求吗?”

其他人都说没有,只有东条英机说:“希望再吃一次日本饭,再喝一次日本酒。”在第二天下午五点,东条英机等人在狱中吃到了最后一碗日式米饭,没有日本清酒,而是喝了一杯红葡萄酒。

晚上11:40,这些战犯们被押上行刑台,东条英机一脸凄惶地走上绞刑架。在最后时刻,他的脸色变得惨白,双腿止不住地颤抖,还流下了两行眼泪。东条英机最终还是害怕了,他畏惧死亡。

其实早在审判的最后阶段,东条英机就已经生活在深深的恐惧之中了,他也因此体重急剧下降。也许他最后皈依佛教,只是在掩饰内心的不安,给自己寻求心里慰藉。

东条英机最终被处决了,他罪恶的一生至此完结。美军并没有按照东条英机的遗愿,让他化为日本的泥土,而是把他的骨灰抛进了太平洋。

在东条英机死前,曾给他的儿女留下一则遗言,仅仅只有四个字:“不语一切”。

关于东条英机,他此前的自杀未遂一直为人说道,有一则看法是这样的:东条英机的自杀就是一场作秀,否则他不应该选择射击心脏,更不会用非惯用的右手开枪。而东条英机之所以这么做,一是以自杀的举动来给民众有所交代,但又能够留下自己的性命,以为天皇辩护。

以上说法是否为真,真相当然很难得知了,但并不排除这种可能。毕竟,从东条英机给儿女留下的这句遗言来说,也有以自己的死了结一切,保全后人的意味。

以东条英机对天皇狂热般的愚忠,为了回护裕仁,他也有可能做出一些非常之举。由此可见,站在绞刑架前的东条英机内心应该是极为矛盾的,他怕死,但又想要维护天皇体面与家族安稳,所以他至死也没有悔悟。

东条英机死了,但他的家族并没有衰落。在听到父亲留给他们的最后一句话后,东条英机的儿女们都听从了他的话,此后一直都是很低调,从来不对外人提自己父亲,也不想着为他“翻案”。

因此,在战后的日本,尽管东条家族辉煌不再,但自从脱离政治漩涡,获得平安无事。

东条英机的三个儿子,长子就是东条英隆。尽管身为长子,但东条英隆与父亲的关系并不好,二人的矛盾很深。至于父子失和的原因,其中一个就是因为政见不合。

东条英隆是反对军国主义的,所以自然站到了父亲的对立面。在东条英隆长大后,他与东条英机的联系也越来越少,东条英机在临死前还想看长子一面,但东条英隆对此说:“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。”

在摆脱东条英机的影响后,东条英隆选择了底层生活,只是做了一个普通职工。东条英隆的三弟东条敏夫,与哥哥是一样的选择,都是过着普通的职工生活。

而东条英机的二儿子东条辉雄,也是东条家最“出名”的儿子。东条辉雄和哥哥不一样,他从小就向往军营,希望追随祖父两代人的足迹。东条辉雄是东条家最像东条英机的,也有着军国主义思想。

但是,东条英机却不许他投身军旅。于是,东条辉雄也顺从东条英机的意愿,选择做了工程师。在从东京帝国大学航空系毕业后,东条辉雄进入了三菱重工,成为一名机械工程师,曾参与零式战斗机的研发设计。

二战结束后,日本的基本航空工业受到限制,东条辉雄也因此被调任日本飞机制造团,参与设计YS-11和C-1飞机。后来,东条辉雄也是先后做过三菱重工副社长、三菱汽车社长、三菱集团会长、三菱集团高级顾问等职务。可以说,东条辉雄在三菱公司,确实是一个有着突出贡献和重要地位的人。

但是,尽管东条辉雄没有投身政治,他思想中的政治因素却没有被完全剥离,他依然是一个有着军国主义倾向的人。

在东条英机死后,他的牌位被摆在了恶名昭彰的“靖国神社”中,而东条辉雄每年都会在东条英机的忌日这一天去参拜靖国神社。

并且,东条辉雄还认为美国人安排12月23日这一天作为战犯处决日,是对日本的刻意羞辱,因为日本的明仁天皇就是那一天出生的。可以说,东条辉雄是东条家三个儿子中思想最顽固的一个,这样的人本应该被唾弃。

东条英机的长女东条光枝,后来嫁给丈夫杉山茂,东条光枝也改名为杉山光枝,她的丈夫是陆军军人、自卫官、实业家。

东条英机的次女东条满喜枝,原与近卫师团參谋古贺秀正陸军少佐结婚,古贺少佐自殺后再婚,改名为田村满喜枝。

东条英机的三女儿东条幸枝,嫁给了电影导演鹰森立,后来改名鹰森幸枝。

东条英机的小女儿东条君枝,嫁给了美国实业家丹尼斯鲁伊吉尔伯特森。

而要说起东条家最为狭隘可憎的人,当属东条英机的长孙女,也就是东条英隆的女儿东条由布子。东条由布子在1939年出生于汉城(首尔),当时那里还是日本的殖民地。

等到东条由布子懂事的时候,二战已经结束,她的爷爷东条英机也已经被关在了监狱里。所以,对于东条英机本身,东条由布子这个孙女没有多少印象。

时间来到八、九十年代,随着一代人的消亡,而时间也逐渐淡化了日本国民对过去苦难的记忆,更由于右翼势力的兴起,日本国内居然开始追思起了东条英机。

看到不少人对自己爷爷感兴趣,东条由布子此时以东条英机的后人身份站出来,要给爷爷“伸冤”!东条由布子坚持认为东条英机没有罪,不顾“不语一切”的家训,对外公布自己的身份,开始狂热地吹捧起自己的祖父。

在有了一定知名度后,东条由布子还开始写书,她的《大东亚战争的真相》一书,对历史进行大肆的歪曲和篡改,以洗白法西斯分子,为军国主义站台。

在她的书中,不仅抗日战争不是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,就连“南京大屠杀”这样举世公认的惨案都被说成了中国人的自相残杀!根据东条由布子的这本书,日本的右翼分子还拍了一部名为《自尊——命运的瞬间》,将东条英机描绘成了一个遭到同盟国军事法庭法官报复的受害者,真的是毫无是非可言。

东条由布子在日本右翼中,属于极为疯狂的一个,她在接受《旭日时报》采访时曾这样描述东条英机:“他是一个为国家战斗的杰出男人,为地区带去了和平,我们应该转变过去六十年洗脑产生的印象,开始用我的方式看待他。如果日本能以东条英机为榜样,准备再次为天皇去死,日本的心和灵魂才能复原。”

而后来,有证据能够说明,日本昭和天皇之所以自从1975年后就不再参拜靖国神社,就是因为对靖国神社移入东条英机等二战大臣牌位不满。东条由布子在听说这件事后,恬不知耻的发表批评言论说:“天皇不参拜靖国神社属于失职。”

东条由布子后来还想要参政,因此主动竞选参议院议员,表示如果自己当选将要求首相参拜靖国神社,并要求修宪。一些党派曾经与东条由布子进行过接洽,最后都因为她的身份而放弃。没奈何,东条由布子只能以无党派人士的身份参加竞选,结果落选。

东条由布子本身也是有夫家的,但之所以她不像日本其他女性一样在嫁人后随夫姓,就是因为丈夫岩浪不想让她顶着自家的姓氏,在外面为东条家奔走呼告。

最终,在2013年,东条由布子因为肺炎而死亡,这个半生痴狂于给祖父洗白和为军国主义招魂的法西斯遗孤,也终于不再折腾了。

但因为她开了一个坏头,东条家第四代后人也有人开始公布自己的东条英机后人身份,以图捞取名利,全然忘记了家族里还有一个“不语一切”血淋淋的家训。

尽管人不能总在心里装满仇恨,中国人的民族性格也不是睚眦必报。但如果要说宽容,那也是要建立在罪恶被肃清,错误被纠正的基础上,否则,哪里又能说什么宽容呢?

二战虽然结束了,但法西斯实力并没有从日本被完全清除,正因为历史问题没有得到完全的解决,时至今日,日本社会始终不能对二战历史做客观看待,污蔑、歪曲、篡改历史的事情屡见不鲜。

正如大家所说:“日本反思的从来不是自己发动了战争,而是自己为什么战败了?”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社会大环境,才会不断有东条由布子这样的跳梁小丑刷存在感,才会有日本政治人物不断的“拜鬼”。身为中国人,我们要时刻牢记历史,时刻警醒自己,时刻警惕日本右翼势力。

资料参考:

《东京审判》

《东条英机传》

《1884-1948东条英机》

《战争狂人东条英机》

《战争狂魔—东条英机》

主营产品:有机化工用催化剂,稀土金属矿产,氯化物及氯酸盐,无机化工用催化剂,仪器仪表加工,其他氧化物,化工产品加工,其他有色金属矿产